Welcome
新北市私立及人幼兒園標誌
FACEBOOK 粉絲專頁
QR Code
歡迎掃描 QR Code

分享至臉書! Share to Facebook!

分享到噗浪! Share to Plurk!

分享到推特! Share to Twitter!

分享到Google+! Share to Google+

分享到微博! Share to Weibo!

以孩子為榮,而不是沈溺在為他鋪路的虛榮

發佈日期:2017-09-19

看著許多父母都急著想為孩子鋪路,我卻想起長頸鹿出生的故事。

 

在草原上,長頸鹿媽媽是站著分娩的,而從母體出來的時候,離地大約有三公尺高,所以長頸鹿寶寶一出生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被摔。摔了之後如果還行,接著他半小時要站起來,最多不超過一小時。因為分娩產生的血會呼喚草原上的肉食動物。

 

 

而分娩的過程中媽媽也耗費了極大體力。所以媽媽絕對不會幫忙,因為幫忙後,媽媽的體力也會耗盡。而體力耗盡的母子,就是肉食動物豐盛的餐點。所以如果時間到了,長頸鹿媽媽只能放棄這個孩子,跟著群體繼續移動。聽起來很殘忍,但卻是在東非草原上的生存法則。

 

但人畢竟不是生存在非洲,而那些看不見的危險總被我們忽略。所以很多人一輩子耗盡心力幫子女鋪路,鋪的自己是勞心勞力,好不容易子女能穩穩的在路上成長。他們靠父母平步青雲,掃除阻礙,一路順遂,只要孩子乖乖的照著父母照著路走就好。

 

 

如果說人生是一個遊戲,每一個挫折都是怪物,都能提供經驗能讓孩子升級。想想在遊戲中父母帶著孩子打怪物,每一隻對孩子來說的龐然大物,都只是父母眼中的嘍蟻。於是父母不斷的帶孩子往新的地圖走,那些低等級的地圖都被略過,父母當然不在乎那些新手該累積經驗的地圖,因為有事父母頂著,但這些地圖再也沒辦法回頭。

 

這時父母封印了孩子人生中最重要的技能—那便是容忍挫折的抗擊打能力,因為所有的攻擊都讓你扛下。父母會老去,會筋疲力盡。直到再也無法保護子女,父母期待他們會會說聲謝謝,並看見他們展翅高飛。但其實這些父母只會看見子女露出重獲自由的歡欣,但卻藏著失去依靠的迷惘。那充滿了自信的眼神,背後是沒有方向的腦袋,更重要的是,他們不會回頭,因為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。

 
 

他目空一切,他認為能像爸媽一樣輕鬆解決所有阻礙。但在和怪獸在交鋒的那刻他會忽然發覺,怎麼會這麼的痛?接著他發現,他從來沒有被怪獸摸到過,平常被爸媽秒殺的那些怪獸都能輕鬆的虐他,他終於發現他的經驗等級沒有辦法追上現在的世界,但他卻也沒有辦法回頭了。而他們被剝奪最多的,是成就感和與人相處的能力。

 

許多父母認為幫孩子做了一切,就能讓孩子在成長的路上一帆風順。所以他們不懂什麼是成就感,他們只知道有事爸媽扛著。因為他們的一切都是爸媽給的理所當然。而這樣的理所當然,讓他更不需要與外界建立連結了。

 

他們不重視團體,從不尊重人,因為他們當他在團體裡鬧脾氣,我行我素而被同儕討厭。回家爸媽會怒氣沖沖的來找老師理論,找別人的家長理論。而最終也只會告訴他:「不要理別人,反正有爸媽在」。孩子這時認為自己有靠山,當然誰都教不動了。有趣的是,當這樣的孩子以後犯了錯,你會聽到這些爸媽說:「我家小孩平常很乖的,一定是別人帶壞他的。」

 

想想帶壞他的不是別人,而是他們養成中那些理所當然又目中無人的價值觀。陪伴並不是為孩子解決所有問題,而是看著他跌倒與爬起,接著鼓勵他繼續跌倒,相信他可以爬起來。直到他發現挫折其實可以靠他自己跨越,而跨過挫折的經驗給他莫大的成就感時,你會以他為榮,而不是沈溺在自己為孩子鋪路的虛榮。

 

本文摘自:The New Lens關鍵評論

回上頁
回列表
回首頁
FACEBOOK 留言板